后网红时代直播嫁接综艺成风口

有人说,2016年是网络直播的元年。由于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不少艺高颜好的主播们涌入直播平台,造就了大批新网红的诞生。这些网红靠不同类型的直播方式,吸引着大众的关注。如今,直播已经来势汹汹地闯进综艺界——上周末开播的湖南卫视新节目《夏日甜心》走的正是“直播”路线,王思聪综艺试水之作《Hello!女神》也是一档直播真人秀节目,而黄晓明投资的明明娱乐也携各路“大V”和直播节目《端午和妞妞的日常》进驻直播市场……“直播”就这样成为未来综艺的新风口?

什么是直播?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个麦克风,在一个小房间里,人人都能当上主播。今年,直播以低成本、低门槛呈爆发态势——但其实,对于大量的非年轻群体来说,他们对直播的评价以负面为主。很多人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卖个萌撒个娇露个丑,就会产生飙升的关注和狂热的粉丝。走红,好像很简单。

但是,再不了解直播,就真的OUT了——“你会发现,用自媒体的方式表达自己已经是90后和95后的常态。”

今年6月,第二季《全员加速中》首度尝试时下流行的直播元素,通过与移动直播平台合作,开始了面向综艺直播的征程,拓展综艺的传播维度,如今这一做法已经在电视综艺领域遍地开花。

而上周末开播的《夏日甜心》则更进一步,尝试着将电视综艺与直播挂钩,成为中国第一档用“直播”打开综艺的电视节目。性格、标签各异的31组“甜心”女孩分布在31个房间中,“团宠”大猫熊指向哪个房间,这个房间中的女孩就立即开始现场直播表演,场内400名观众可以猛点手机中的甜甜圈为她加油点赞,规定时间内凑齐300万只甜甜圈,她就可以来到节目大舞台,并获得下一轮主播考验的资格。

在看了《夏日甜心》第一期后,很多电视观众恍然大悟:直播是什么、可以怎么玩以及为何这样玩。就连身处娱乐圈的五位甜心兄长,大多也是第一次走进直播间。张翰走进柔美甜心林妍柔的房间,一开始还不知所措,但很快感受到了新鲜,“这是很全新的人与人交流的方式,自己也会有一些反思,跟之前很不一样,像跟朋友一样在喝茶、聊天,展示给大家看”。五位兄长在某种程度上带入了绝大多数观众和直播的首次面对面体验:原来90后的世界是这么玩的!在镜头面前,她们唱歌跳舞、卖萌耍宝、秀口条、玩杂技、编花环、连吃辣都能拿来圈粉,90后神曲《咋了爸爸》和《好想你》先后出镜,连许多80后都没听说过的“喊麦”也一并普及……

网络综艺也开始了直播模式。王思聪试水综艺的首档节目《Hello!女神》就玩起直播概念,节目直播第一天迅速引爆全网,微博热门话题总榜、综艺榜双榜第一,熊猫TV近300万人在线观看直播。此外,黄晓明投资的明明娱乐也直指直播综艺IP开发,《端午和妞妞的日常》大获好评后,明明娱乐接下来要上线的节目《关爱司机成长协会》、《里约大冒险》、《雪姨驾到》、《一起淘星星》等也备受期待,明星与大V自身积累的粉丝将成为节目的第一批观众,还会有不少观众因为节目的内容而收看节目。

可以说,直播赢在互动和参与。观众们能够看到主播们日常的一面,近距离感受主播们的一天日常生活。直播另一个极具魅力的原因还有,用户留言可以实时显示、主播会根据用户要求随时调整直播内容,如果送出的礼物足够多,还能被点名赞美,这是传统电视节目无法给观众的体验。

究其根本,对观看者而言,直播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没有完全设定的脚本和情节,受众在观看主播的演绎中最大程度地发挥着主动性,看着自己提出的要求被采纳,于是产生一种心理满足感。比如在《夏日甜心》里,主播们的每次直播,都需要跟现场的观众互动中完成,“甜心”们与五位“助播兄长”李维嘉、黄宗泽、大张伟、张翰、张大大的互动表演,同样以不NG的方式进行。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夏日甜心》节目监制夏青表示,直播对于未来的综艺女团来说是必修课:“20分钟不NG地表演,你能不能让大家看得下去,并让大家喜欢上你、选择你,帮你走出小房间?这是她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此外,《Hello!女神》里“女神甄选”突围赛中,女神们直播吃寿司、吃水果、逛街喝奶茶,甚至怀抱猫咪萌宠一同直播,生活化的场景更显女神活泼可爱。也有的选手展示舞蹈、唱歌、乐器等才艺,这些不同的直播内容吸引了网友的疯狂投票。

对于节目组是否会设计直播的内容,夏青表示,直播的内容节目组当然是需要提前知道的,因为不能允许不符合电视播出要求的内容呈现,但是不会帮助她们设计,因为这相当于是一场考试。

如今,直播平台意味着一种全新的渠道,这种渠道带来的是观众的变化,现在90后、00后都去玩直播了,综艺节目真的能通过“嫁接”迎来新的模式吗?还是说这样无NG、无编排、无脚本的综艺秀只是让观众看个新鲜?

据CSM全国网收视数据显示,《夏日甜心》首播收视达到1.26,位于同时段第一,夏青表示,首播基本达到预期。节目在年轻人当中的收视率很高,她希望通过年轻的导演团队制作出贴近年轻人心理的年轻化节目,把更多年轻人拉回到电视机前来,同时,让更多人通过这档节目了解年轻人。夏青表示,《夏日甜心》并非是为了“时髦”用直播,而是因为直播这种方式可以更好地展现“甜心”们的素质功底,达到综艺女团选拔的目的。内容上,直播也突破了传统选秀节目中要么唱歌要么跳舞的窠臼。

但与此同时,夏青提醒,如果不能做到网络和电视真正意义上的同步直播,那么所谓的专门研究网络直播与电视直播嫁接的节目几乎不成立。

此外,也有专业人士认为,虽然不同于选秀的激烈竞争和淘汰机制,综艺直播仍然像是一场草根的狂欢,虽然实现了形式的创新,但还不足以成就良好的效果。“主播们如何在高频率的直播中,避免让受众产生同质化的疲惫感,以及如何让综艺形式更契合直播内容,也许是未来综艺直播面临的两大挑战。”

直播很火,这点毋庸置疑。但是直播能火多久?那些得意于直播的新晋“网红”又能红多久?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如今,直播已经红到了综艺界,电视和节目通过注入直播形式吸引受众,而直播也能借助电视已有的受众群体扩大影响力,这说明了直播掀起的热潮已经为大众所关注,也说明直播给传统媒体带来了新的启示:原来,综艺节目不仅仅是唱歌和舞蹈。在直播间里,主播们可以玩才艺,也可以玩生活,有时观众或许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有的主播只是随意聊天就能聊出人气,有的主播分享美食也能分享出点击?综艺大哥们说,这就是观众缘,这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玩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直播走进综艺,也会受到节奏慢、内容乏味等问题的制约,这也是网络上大量直播需要面对的问题:有没有足够的内容和创新来吸引观众?对观众来说,现在可选择的信息太多,可选择的范围太广,因此主播们不仅仅要在视觉观感上下功夫,还需要通过优良的内容设计“抓住”观众、提升观众的互动乐趣,才能拥有更长久的生命力。

编者按:近期,互联网应用适老化改造成为舆论热点。相比尚不熟悉互联网的老人,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互联网应用操作的老年网民同样面临网络谣言、网络诈骗、虚假广告等陷阱,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远低于年轻网民。…

在现代社会数字化与智能化飞速发展的当下,老年人与互联网之间的“数字鸿沟”已成为必须逾越的课题。2020年底,工信部正式印发《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方案》。…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